未醒悟的轮回:感应、感觉、感受

一直以来,我们都依靠着「自我」之概念来定义自己!而以它来理解周围的世界和自己的生命。如果没有「自我」,我们死后就不存在了,那为何还会有「轮回」和「因果」呢?没有了「自我」的话,那么之前和现在的我又是谁、那谁又会是未来的我呢?对许多人来说,想象一个没有「自我」的生命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们感觉上是通过「自我」来触摸、并与周遭的人事物联系。如果没有「自我」,我们认为生活中的许多成就是无法达到的,甚至是不可能实现的未来。但,这是不是正确的观点?如果是真的没了「自我」该怎么办?如果因果轮回的真理原始于一个没有「自我」的基础,那么寻求「开悟」的真理是否值得大家想一想呢?


事实上我们不存于「自我」的结构中:因为「灵」不是「自我」,「灵」的结构中也没有「自我」,它只存有「感应、感觉、感受」!如果「灵」存于「自我」,那么所有的生物将不会遗忘了自己前世累世的经历!换言之,你的「知觉」不是「自我」,你的「知觉」更不是「灵」。如果死后还会有「知觉」的话,那么转世后同样的「知觉」也必然会存在;这表示说我们应该记得我们所认识的人,但这不是我们所知之现况!多数人都无法记得上个星期去了哪里、或吃了什么,甚至有些人已无法记得昨天的事!但是一提到自己最憎恨的人时就会满怀怒气,问及发生何事时却又无法详述,但往往一想到此人,心情就是感到不愉快!可见我们没有「自我」,因为我们不能记得所有发生过的事,我们只存有「感应、感觉、感受」!时时刻刻的主宰着我们的回应、或反应。无论前世、今生、和来世都一样,我们所感应到的,并且能感受的都是来自于我们多次生、死的经历。我们情不自禁的把这些累积的情感与情绪类似记忆般的存储起来,而在今生释放出来!


要如何更了解什么是「感应、感觉、感受」呢?


想象一位失明之人依靠着敏锐的感官来映射周围的环境:他首先用感应来发觉并且知否身边有“人”,这样的感应对他而言是无可否认的!但如果此“人”伸手触摸这位失明者,他就会马上感觉到此“人”的手。这时失明者的感应会被制伏,因为手的触摸已确实了感应,而手的温度也产生了真正的感觉。很快的,失明者的感受被唤醒了,内心升起焦虑的情绪(是谁?),恐惧(友人与否?)和忧虑(安全与否?)会溢出在意识中。失明者露出了无奈的微笑(情绪以肢体表达出来)。这时,此“人”如果使力挤压失明者的手,他便马上感到疼痛而露出了愤怒(情绪)。失明者发出一声响亮的尖叫并甩掉了那个人的手(运用肢体来显示出情绪)。疼痛消退了后,失明者才松了一口气,但恐惧(情绪)再次浮了出来导致他转身奔跑(情绪的表现)。


既然我们能够以「感应、感觉、感受」来描述自己,那么「自我」又是什么呢?而如果我们是今生和累世的生活中所积累的「感应、感觉、感受」的话,那我们还执捽些什么?


如果因果是延续于我们的「感应、感觉、感受」,那么当我们化解了内心的「感应、感觉、感受」会怎么样呢?


会是「开悟」吗?

17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he Right View | 正确的人生观

(阅读中文版请向下滚动) Impermanence is omnipresent. It causes suffering, pain, and despair. Impermanence is synonymous with change that causes fear, anxiety, and distress. And yet, we embrace impermanence as if

时间

人类发明了时间来定位自己与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可见时间是出自于人类其一虚构的创造与想象力! 但却没有人真正知道时间是从何时开始!? 我们常把时间当成是一种日常用品,可用来消耗的原材料。对某些人来说,时间是可随意浪费和消散的东西!但是,时间能够见证我们个人一生中的蠢事和遭遇。所以,如果您还是继续不尊重地对待它,它将继续证明您的无知。 当您不留意时,时间会悄悄的流逝;因为它是个很不情愿的见证人。它是轮回

「无」

我在想着「无」: 宇宙开发前的真理-我生命的唤醒与觉悟! 所有凡间苦恼始于「无」:无中生有!当我开始拥有的时候,随着来的便是痛苦与无奈。「无」:它无所不在! 我晓得自己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我还是设法想要改变它。我也知晓万事无常,但我的思维坚持着流芳百世的推动力!「无」为我一切,但我未曾拥有它;因为我从来没停歇下来,每天想尽办法拥有一切,但是我终归还是要惭愧面对自己的无知和残酷的无常。我最终还是要回